训二

理想关系(二)


    俏如来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代号向来没什么好感,尤其是知道让侦查组无比困扰的戮世摩罗居然是自家小弟之后,对这些代号背后的人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脸色。
    对于俏如来提及自己的代号,烛九阴并不惊讶,之前动作太大被检察机关盯上是意料之中的事。俏如来实际上也并无对方作奸犯科的明确证据,只是上面交待这个人和他背后的企业不可小觑,或许能钓出大鱼也未可知。烛九阴向来擅长游离在灰色地带为自己攫取最大利益,但又十分有分寸,面上又是积极主动纳税,一副良民的样子,俏如来手上一时还真没什么把柄。
     "如果是银燕的事,我想不用谈了。"烛九阴仿佛心情很好的样子,对俏如来话语中隐隐的威胁也丝毫不在意。
     俏如来脸上一凛,"烛九阴先生似乎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要与您商量,而是以兄长的身份告知您,"俏如来慢慢踱至烛九阴身旁,靠近他的耳边低声道,"离我的小弟远一点。"
     "呵," 烛九阴细细打量了一番靠近自己的年轻人,温和的面庞却有一双锐利清明的眼睛,周遭的温柔气息也掩不住一颗锋利的内心。
      "本来我是担心银燕有点不容易接受,不过你开了个好头。银燕如果知道他大哥和一个男人交往,自然不会对我喜欢他的事有太抵触的情绪。"
     "就算我小弟不反对两个男人在一起,也未必就会对阁下青睐有加。"俏如来脸上的表情并未有一丝松动的痕迹,仿佛刚才烛九阴的话并不是揭露他最不为人知的隐秘之事。
      "他会的。"烛九阴仿佛想到了什么,勾起唇角。
      俏如来却不想再和他做这些无谓的唇舌之争,在表明自己一定会加强对小弟的监管照顾后草草敷衍了几句便离开了。回到自己车上后,俏如来花了一分钟来平复自己的心跳。
     他和上官鸿信的关系是他最不能宣之于口的事情——他其实并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既不在乎对他天之骄子的称赞,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恶意诋毁,可是史家长子要背负的不仅仅是自己。长久以来,他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形象,对自己苛刻乃至有些虚伪的地步。
     直到他发现自己也许喜欢男人,上官鸿信又正好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他终于迈出雷池,除了对自己内心的屈从,还有对自己能力的自信,他和上官鸿信都是犯罪心理学的研究生,毕业后自己又在检察院从事反贪部门的侦查工作,谈个地下恋爱简直是小菜一碟。一个刚刚将公司总部迁来本地的人怎么会知道他和上官鸿信的关系……俏如来想到好几个解释,但是都无法完全说服自己,也许这件事情他应该和另一位当事人好好商量一下。
     阿嚏——上官鸿信揉揉鼻子,这个喷嚏并未破坏他的风度,他仍然保持着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合作伙伴。
     "我想我们的协议里并不包括将我的房卡交给俏如来这一项。"烛九阴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等上官鸿信给他一个说法。
     "也并不包括我要眼睁睁看着俏如来的小弟羊入虎口。"上官鸿信并未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烛九阴曲起修长有力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不要有下一次。"
    "你也一样。"
    上官鸿信其实并不关心雪山银燕到底会不会被眼前这个大魔王吃的骨头都不剩,他巴不得小空和银燕立马找到真爱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也好让俏如来有时间好好思考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半路杀出个烛九阴,他不能再等。如果银燕真的决定和烛九阴在一起,俏如来为了他在上官鸿信眼里十分可笑的家风,也不会再继续和自己的关系。他甚至已经想到,为了不耽误别的女孩子,俏如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寡居一生,然后领养一个孩子来保全史家的颜面。
     史艳文的位置有很多人盯着,即使俏如来并没有选择和史艳文同样的道路,而是进入了司法系统,他的一举一动也会被人放大再全部附加在身居高位的史艳文身上。
     银燕从小被保护地很好,俏如来一定不忍心委屈自己的幺弟棒打鸳鸯。可是如果银燕真的被烛九阴得逞,政敌发现有机可乘,俏如来不会再冒险将自己放在会被人作为攻击史艳文的武器的位子上。
    这是一个性取向会成为污点的国度。
    即使像默苍离这样丝毫不在乎外界风评的人,也会为了杏花君能够在医院顺利任职,在学校顺利执教,不得已出手摆平了很多要用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大做文章之人。
     上官鸿信要摆脱自己和俏如来现在的交往状态,即使俏如来认为他们两人之间才是真正的理想关系。

理想关系(一)

     银燕揉揉眼睛,确认坐在沙发里的是自家大哥,十分惊喜,"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俏如来板着脸,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小弟没有被人欺负,拿出一盒牛奶,"昨天晚上那盒没有喝,今天要补回来。"
     银燕乖乖接过牛奶,叼着吸管坐在大哥旁边的沙发里。史家教养良好,即使只有兄弟二人在,两人均是挺直脊背端正坐着。银燕心知大哥不可能为了一盒牛奶就"破门而入",但是看到大哥严肃的表情又不敢问到底是为什么,只好坐着喝牛奶发呆,说起来一大早起来也没看到烛九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大哥有没有和他碰到。
      想到烛九阴,银燕仿佛中午找到了结束沉寂的突破口,兴高采烈到:
     "大哥,我遇到一位特别好的前辈,是我校友师兄。昨天他来我们院里做演讲,还私下跟我一起交流了很多事情……"
     "所以你就没有回家?"俏如来毫不留情打断。
     银燕愣了一下,感觉大哥身上的气压十分低沉,解释到"因为昨天交流到太晚了,又不想麻烦前辈送我回去,就住在这里了,他很照顾我……"
     而且我明明发短信给你了,这句话在银燕心里徘徊了几圈,还是没有说出口。银燕从小乖巧听话,上了大学也是走读回家住,一直没有和家人分开过,这会儿有点赌气想说出口,看到大哥脸色越来越沉,只好把话随牛奶咽进肚子里。
     俏如来对自家小弟不能更了解,叼着吸管一脸"我有话说我很无辜你不可以凶我",只是他现在没心思管小弟突如其来的青春期叛逆心里,一想到上官鸿信递给他烛九阴和银燕的照片就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虽然知道上官鸿信应该是找人盯着烛九阴,也知道他向来不会这么好心,但俏如来还是拿着上官鸿信递来的房卡进了这间套房,好在小弟一脸无辜,看来烛九阴还没得逞。
     正在楼下买早点的烛九阴摸摸发烫的耳根,心到不知道又是哪个商业敌人在背后嘀咕他。套房其实是有早餐的,他对这些吃的也不怎么在意,能填饱肚子就行。不过早上醒来看到银燕熟睡的样子,他觉得应该去楼下买一份让助理赞不绝口的早点,银燕一直十分人畜无害的样子,对人真诚热情没有防备心,看来在家里也是颇受照顾。
      等烛九阴买好早餐回到房间看到俏如来时并没有显得十分惊讶,倒是银燕局促不安地站起来为哥哥和前辈做介绍。两个人相互点点头,并未搭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烛九阴提起手中的袋子,"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来,只有两份,我再下去买一份好了。"虽然话是这么说,却一点也没挪开脚步的意思。
       银燕连忙接过袋子,想说自己去,就听那边坐在沙发里的大哥冷冰冰地说,"不用了,我吃过了。"
       烛九阴决定要和银燕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调查过银燕的家人,对银燕这位表面上温和善良实际上骨子里充满弟控想法的大哥有所了解,并不介意受到这样的冷待,只是示意银燕快些吃饭。
     想到小弟还没有吃饭,俏如来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烛九阴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烛九阴一脸坦然,"等银燕吃过早饭送他去学校之后再谈吧。"尽管烛九阴并没有其他意思,俏如来却自动脑补了他一副"我知道银燕今早有课有什么课学什么东西是哪个老师"的得意嘴脸,面色更加不善。
     银燕连忙咽下嘴里的食物,"不用了前辈,我自己打车去就好。你跟大哥都要上班,不用管我的。"烛九阴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俏如来眯起眼睛,他很清楚小弟虽然温顺驯良却也十分倔强,决定的事情怎样都不会改变,看来这个烛九阴不可小觑。
     银燕看着空气里两人视线相交处不存在的火花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打了声招呼,"前辈,大哥,我先走了。"
     俏如来终于没再摆出家长脸,温和道,"路上小心,到学校给我发短信。"银燕点点头,说完再见后就独自下了楼。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烛九阴先生?或者称呼你为,元邪皇?"
         

想当初我刚入金光坑,站稳雁俏师兄弟,以为是个大热门,没想到冷到暴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