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码字

大概是一段独白

啊?拍电视剧啊,哥知道了。

就是不知道演员能不能演出哥一半的帅气来。少天的演员最倒霉,他那垃圾话台词不知道要背多久……

唉唉唉,别哭啊,那什么……哥现在不挺好的吗。

谁演都一样,别人演了哥你就不喜欢哥了?对嘛,你叶神永远是你叶神。来来来,别哭了,要不等会我让小周给你笑一个。实在不行……我让老韩给你笑一个?

啧,笑了才对,哥you don't  laugh 的粉必须看得开,哥当年退役一年都没怵过谁,这都不算事儿。放心吧,哥不会变的,想哥了就翻翻第一章,看看哥当年最落魄的时候,哥什么都不怕。但是吧,你哭了这个事就变得比较严重,大概严重到孙翔忘了喝六个核桃那个程度……

那什么……要不,哥让你抱一下?
恭喜您收获 [叶神的抱]  * 1






打tag的时候很犹豫,毕竟提到了剧版,很多小伙伴是一点都不想看到的,如果觉得不舒服讲出来我删。但是我希望小伙伴们知道,叶修因为我们的喜爱而活着,不会因为任何人饰演而发生变化。不要因为这个事情难过啦~
敌人还有不知道多久到达战场!保护我方叶修!

理想关系(三)

    吃到上佳的牛肉需要几步?

    第一,寻找一只优质而没有戒心的牛;

    第二,将牛骗进自己的领地;

    第三,准备一个完美无人打扰的地方,享用自己的大餐。
    
     烛九阴手中的实习生简历,无疑为他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如果银燕在他的公司实习,绝对能够大大促进两人关系。曼邪音是一位十分优秀的人力资源部部长,仅靠观察上司的面部表情,便已敲定此次实习生人选。

     "雪山银燕在这一批实习生中虽然并不十分出挑,但是更加适合我们的职位。比起其他还没毕业就已经迫不及待表现出熟悉职场套路的同届学生来说,他倒是更加务实一些,简历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夸耀吹嘘自己的地方。在校成绩也符合我们的要求。"

     烛九阴轻轻勾起唇角,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十分容易察觉到的愉悦,"你才是人力部的部长,还是由你决定吧。"

     曼邪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你的表情就跟夸你儿子一样,再录了别人我这工作还要不要了。脸上却保持着十足的微笑,"好的,我回去就让人给他发通知。"

     银燕正在操场上和剑无极等人一起打篮球,趁空档喝了口水,看到手机提示灯一闪一闪,顺手滑开屏幕看了一眼。
     ……
     !!!!
     "笨牛啊,叫你你怎么不答应?"剑无极凑过去看银燕的手机屏幕,一手搂着银燕,一手潇洒的转球,惹得操场旁边的女生连连尖叫。

    "哇靠?!你被九界集团的修罗帝国企业录用了?"剑无极看到这封通知邮件,用力拍了拍银燕的肩膀,"加油哦,别给你师兄我丢脸。"

    银燕拍开剑无极搭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我也很意外,只是投去试试看的……"突然眼前闪过烛九阴的身影,会不会是他……银燕摇摇头,两个人认识不过几天,烛九阴应该不会为了自己行使什么特权。

     剑无极看银燕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干嘛,想男人啦?"
     
     银燕怒道,"剑无极!你……"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和蝶蝶平时太过恩爱会闪瞎你们这些单身狗的狗眼,但是你也不要一时寂寞空虚冲动就被别人掰弯了……"

      银燕听剑无极越说越过分,拿起旁边的衣服就要走人。剑无极连忙追上去,"别怪师兄没提醒你啊,那个烛九阴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看你的眼神就不对劲,不要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你别乱说,烛九阴前辈对我很好,教了我很多东西……再说我也没什么好被骗的。"银燕实在受不了剑无极在耳边絮絮叨叨,停下来解释。

     "你呀你!笨牛就是笨牛!不开窍!"剑无极看银燕一脸天然不设防的样子急得想撞墙。"总之,晚上一定要回家,不要在外面留宿;不要和奇奇怪怪的人单独待在一间屋子里;对了,去哪都要跟你大哥俏如来报备才行……"

      银燕一脸茫然,但还是狐疑地点点头。剑无极看银燕没懂他的各种暗示明示十分抓狂,却也不想自己捅破这层窗户纸,万一正遂了那个什么烛九阴的心愿怎么办。只好再三叮嘱,又举出毕业季一些同学被前进传销组织的例子,这才让银燕收起了疑心。

     "反正你记住,远离那个……"剑无极话还没说完就被刺耳的鸣笛声打断。

      "前辈!"银燕惊喜地看着车窗缓缓摇下后烛九阴的脸庞。
     "庆祝你成功找到工作,我订了餐厅,"烛九阴道,顺便上下打量了一番银燕身边的剑无极,"这位小朋友也可以一起来。"

     剑无极本来有一种背后说人坏话被人抓包后的心虚感,一听到"小朋友"三个字立马炸毛,"不用了!我跟我女朋友有约了。大叔你自己和银燕吃吧。"大叔二字从剑无极的牙缝中狠狠挤出来,银燕连忙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剑无极。

    "哦,"烛九阴点点头示意银燕上车,"很遗憾。那我和银燕先走了。"
     ……你根本没有一点遗憾的意思好吗!脸上满意的表情也适度收一收啊!!!!
     银燕隐隐感受到剑无极和烛九阴两人之间似乎暗流涌动,连忙和剑无极打招呼,"那我先走了,你也快点去找凤蝶,别让她等。"
    " 你也记得我刚刚说的话啊笨牛!"剑无极低声嘱咐银燕。看来这个事情还是要跟俏如来报备一声。

      等红灯时银燕悄悄看了一眼正在认真观察路况的烛九阴,冷不防被对方盯回来,"有什么话想说?"
      "录用的事……"银燕刚一出口就有些懊恼,不管前辈有没有在这件事上帮他,就这样直白地问出来似乎有些不太好。
      "我确实专门看了你的简历,你也足够优秀,否则就算我看穿你的简历,人事部也不会轻易录用你。"烛九阴耐心解释道。他的银燕有时候太过钻牛角尖,不解释清楚恐怕他要烦恼好一阵子。
      "这……这样啊,谢谢前辈。"银燕腼腆道。
      "刚刚那位小朋友……?"烛九阴貌似随口提到,心里暗自决定还是要好好调查一番银燕的周边好友,不要坏了他的吃牛肉大计!

    "哦……剑无极啊,他是我师兄,不过中间休学一年,现在和我同级。"银燕想到刚刚剑无极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大叔,连忙接着解释,"他这个人平时嘴虽然损了点,但是人很好的。"

     "嗯,"烛九阴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方向盘,"你们关系很好?我来的时候你们好像聊的很高兴。"

     银燕想到剑无极叮嘱他小心的人就在面前,不免有些尴尬, "我们是经常一起打球,他刚刚就是告诉我最近有很多同学被人骗,让我当心一些。"
    
     "他让你当心我?"烛九阴语气仍然没有丝毫波澜,银燕听不出烛九阴的口气,只好硬着头皮分辨,"没有,他……"

      银燕突然愣住,因为烛九阴的脸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他面前。烛九阴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放在银燕的脖子后,将他带向自己。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银燕突然觉得心跳急速加快,烛九阴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慢慢将他笼罩起来,银燕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只十分饥饿,正在捕猎的猛兽盯住的肥美猎物,动弹不得。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呢?"烛九阴盯着银燕瞪大的双眼,一字一句道。

啊,下一章大概开雁俏的小破车,第一次开车还有点小激动!!!!站在北极圈冷cp的人,就是要自强产粮!握拳!

   

 

理想关系(二)


    俏如来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代号向来没什么好感,尤其是知道让侦查组无比困扰的戮世摩罗居然是自家小弟之后,对这些代号背后的人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脸色。
    对于俏如来提及自己的代号,烛九阴并不惊讶,之前动作太大被检察机关盯上是意料之中的事。俏如来实际上也并无对方作奸犯科的明确证据,只是上面交待这个人和他背后的企业不可小觑,或许能钓出大鱼也未可知。烛九阴向来擅长游离在灰色地带为自己攫取最大利益,但又十分有分寸,面上又是积极主动纳税,一副良民的样子,俏如来手上一时还真没什么把柄。
     "如果是银燕的事,我想不用谈了。"烛九阴仿佛心情很好的样子,对俏如来话语中隐隐的威胁也丝毫不在意。
     俏如来脸上一凛,"烛九阴先生似乎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要与您商量,而是以兄长的身份告知您,"俏如来慢慢踱至烛九阴身旁,靠近他的耳边低声道,"离我的小弟远一点。"
     "呵," 烛九阴细细打量了一番靠近自己的年轻人,温和的面庞却有一双锐利清明的眼睛,周遭的温柔气息也掩不住一颗锋利的内心。
      "本来我是担心银燕有点不容易接受,不过你开了个好头。银燕如果知道他大哥和一个男人交往,自然不会对我喜欢他的事有太抵触的情绪。"
     "就算我小弟不反对两个男人在一起,也未必就会对阁下青睐有加。"俏如来脸上的表情并未有一丝松动的痕迹,仿佛刚才烛九阴的话并不是揭露他最不为人知的隐秘之事。
      "他会的。"烛九阴仿佛想到了什么,勾起唇角。
      俏如来却不想再和他做这些无谓的唇舌之争,在表明自己一定会加强对小弟的监管照顾后草草敷衍了几句便离开了。回到自己车上后,俏如来花了一分钟来平复自己的心跳。
     他和上官鸿信的关系是他最不能宣之于口的事情——他其实并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既不在乎对他天之骄子的称赞,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恶意诋毁,可是史家长子要背负的不仅仅是自己。长久以来,他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形象,对自己苛刻乃至有些虚伪的地步。
     直到他发现自己也许喜欢男人,上官鸿信又正好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他终于迈出雷池,除了对自己内心的屈从,还有对自己能力的自信,他和上官鸿信都是犯罪心理学的研究生,毕业后自己又在检察院从事反贪部门的侦查工作,谈个地下恋爱简直是小菜一碟。一个刚刚将公司总部迁来本地的人怎么会知道他和上官鸿信的关系……俏如来想到好几个解释,但是都无法完全说服自己,也许这件事情他应该和另一位当事人好好商量一下。
     阿嚏——上官鸿信揉揉鼻子,这个喷嚏并未破坏他的风度,他仍然保持着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合作伙伴。
     "我想我们的协议里并不包括将我的房卡交给俏如来这一项。"烛九阴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等上官鸿信给他一个说法。
     "也并不包括我要眼睁睁看着俏如来的小弟羊入虎口。"上官鸿信并未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烛九阴曲起修长有力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不要有下一次。"
    "你也一样。"
    上官鸿信其实并不关心雪山银燕到底会不会被眼前这个大魔王吃的骨头都不剩,他巴不得小空和银燕立马找到真爱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也好让俏如来有时间好好思考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半路杀出个烛九阴,他不能再等。如果银燕真的决定和烛九阴在一起,俏如来为了他在上官鸿信眼里十分可笑的家风,也不会再继续和自己的关系。他甚至已经想到,为了不耽误别的女孩子,俏如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寡居一生,然后领养一个孩子来保全史家的颜面。
     史艳文的位置有很多人盯着,即使俏如来并没有选择和史艳文同样的道路,而是进入了司法系统,他的一举一动也会被人放大再全部附加在身居高位的史艳文身上。
     银燕从小被保护地很好,俏如来一定不忍心委屈自己的幺弟棒打鸳鸯。可是如果银燕真的被烛九阴得逞,政敌发现有机可乘,俏如来不会再冒险将自己放在会被人作为攻击史艳文的武器的位子上。
    这是一个性取向会成为污点的国度。
    即使像默苍离这样丝毫不在乎外界风评的人,也会为了杏花君能够在医院顺利任职,在学校顺利执教,不得已出手摆平了很多要用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大做文章之人。
     上官鸿信要摆脱自己和俏如来现在的交往状态,即使俏如来认为他们两人之间才是真正的理想关系。

理想关系(一)

     银燕揉揉眼睛,确认坐在沙发里的是自家大哥,十分惊喜,"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俏如来板着脸,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小弟没有被人欺负,拿出一盒牛奶,"昨天晚上那盒没有喝,今天要补回来。"
     银燕乖乖接过牛奶,叼着吸管坐在大哥旁边的沙发里。史家教养良好,即使只有兄弟二人在,两人均是挺直脊背端正坐着。银燕心知大哥不可能为了一盒牛奶就"破门而入",但是看到大哥严肃的表情又不敢问到底是为什么,只好坐着喝牛奶发呆,说起来一大早起来也没看到烛九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大哥有没有和他碰到。
      想到烛九阴,银燕仿佛中午找到了结束沉寂的突破口,兴高采烈到:
     "大哥,我遇到一位特别好的前辈,是我校友师兄。昨天他来我们院里做演讲,还私下跟我一起交流了很多事情……"
     "所以你就没有回家?"俏如来毫不留情打断。
     银燕愣了一下,感觉大哥身上的气压十分低沉,解释到"因为昨天交流到太晚了,又不想麻烦前辈送我回去,就住在这里了,他很照顾我……"
     而且我明明发短信给你了,这句话在银燕心里徘徊了几圈,还是没有说出口。银燕从小乖巧听话,上了大学也是走读回家住,一直没有和家人分开过,这会儿有点赌气想说出口,看到大哥脸色越来越沉,只好把话随牛奶咽进肚子里。
     俏如来对自家小弟不能更了解,叼着吸管一脸"我有话说我很无辜你不可以凶我",只是他现在没心思管小弟突如其来的青春期叛逆心里,一想到上官鸿信递给他烛九阴和银燕的照片就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虽然知道上官鸿信应该是找人盯着烛九阴,也知道他向来不会这么好心,但俏如来还是拿着上官鸿信递来的房卡进了这间套房,好在小弟一脸无辜,看来烛九阴还没得逞。
     正在楼下买早点的烛九阴摸摸发烫的耳根,心到不知道又是哪个商业敌人在背后嘀咕他。套房其实是有早餐的,他对这些吃的也不怎么在意,能填饱肚子就行。不过早上醒来看到银燕熟睡的样子,他觉得应该去楼下买一份让助理赞不绝口的早点,银燕一直十分人畜无害的样子,对人真诚热情没有防备心,看来在家里也是颇受照顾。
      等烛九阴买好早餐回到房间看到俏如来时并没有显得十分惊讶,倒是银燕局促不安地站起来为哥哥和前辈做介绍。两个人相互点点头,并未搭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烛九阴提起手中的袋子,"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来,只有两份,我再下去买一份好了。"虽然话是这么说,却一点也没挪开脚步的意思。
       银燕连忙接过袋子,想说自己去,就听那边坐在沙发里的大哥冷冰冰地说,"不用了,我吃过了。"
       烛九阴决定要和银燕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调查过银燕的家人,对银燕这位表面上温和善良实际上骨子里充满弟控想法的大哥有所了解,并不介意受到这样的冷待,只是示意银燕快些吃饭。
     想到小弟还没有吃饭,俏如来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烛九阴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烛九阴一脸坦然,"等银燕吃过早饭送他去学校之后再谈吧。"尽管烛九阴并没有其他意思,俏如来却自动脑补了他一副"我知道银燕今早有课有什么课学什么东西是哪个老师"的得意嘴脸,面色更加不善。
     银燕连忙咽下嘴里的食物,"不用了前辈,我自己打车去就好。你跟大哥都要上班,不用管我的。"烛九阴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俏如来眯起眼睛,他很清楚小弟虽然温顺驯良却也十分倔强,决定的事情怎样都不会改变,看来这个烛九阴不可小觑。
     银燕看着空气里两人视线相交处不存在的火花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打了声招呼,"前辈,大哥,我先走了。"
     俏如来终于没再摆出家长脸,温和道,"路上小心,到学校给我发短信。"银燕点点头,说完再见后就独自下了楼。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烛九阴先生?或者称呼你为,元邪皇?"
         

想当初我刚入金光坑,站稳雁俏师兄弟,以为是个大热门,没想到冷到暴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