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码字

理想关系(一)

     银燕揉揉眼睛,确认坐在沙发里的是自家大哥,十分惊喜,"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俏如来板着脸,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小弟没有被人欺负,拿出一盒牛奶,"昨天晚上那盒没有喝,今天要补回来。"
     银燕乖乖接过牛奶,叼着吸管坐在大哥旁边的沙发里。史家教养良好,即使只有兄弟二人在,两人均是挺直脊背端正坐着。银燕心知大哥不可能为了一盒牛奶就"破门而入",但是看到大哥严肃的表情又不敢问到底是为什么,只好坐着喝牛奶发呆,说起来一大早起来也没看到烛九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大哥有没有和他碰到。
      想到烛九阴,银燕仿佛中午找到了结束沉寂的突破口,兴高采烈到:
     "大哥,我遇到一位特别好的前辈,是我校友师兄。昨天他来我们院里做演讲,还私下跟我一起交流了很多事情……"
     "所以你就没有回家?"俏如来毫不留情打断。
     银燕愣了一下,感觉大哥身上的气压十分低沉,解释到"因为昨天交流到太晚了,又不想麻烦前辈送我回去,就住在这里了,他很照顾我……"
     而且我明明发短信给你了,这句话在银燕心里徘徊了几圈,还是没有说出口。银燕从小乖巧听话,上了大学也是走读回家住,一直没有和家人分开过,这会儿有点赌气想说出口,看到大哥脸色越来越沉,只好把话随牛奶咽进肚子里。
     俏如来对自家小弟不能更了解,叼着吸管一脸"我有话说我很无辜你不可以凶我",只是他现在没心思管小弟突如其来的青春期叛逆心里,一想到上官鸿信递给他烛九阴和银燕的照片就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虽然知道上官鸿信应该是找人盯着烛九阴,也知道他向来不会这么好心,但俏如来还是拿着上官鸿信递来的房卡进了这间套房,好在小弟一脸无辜,看来烛九阴还没得逞。
     正在楼下买早点的烛九阴摸摸发烫的耳根,心到不知道又是哪个商业敌人在背后嘀咕他。套房其实是有早餐的,他对这些吃的也不怎么在意,能填饱肚子就行。不过早上醒来看到银燕熟睡的样子,他觉得应该去楼下买一份让助理赞不绝口的早点,银燕一直十分人畜无害的样子,对人真诚热情没有防备心,看来在家里也是颇受照顾。
      等烛九阴买好早餐回到房间看到俏如来时并没有显得十分惊讶,倒是银燕局促不安地站起来为哥哥和前辈做介绍。两个人相互点点头,并未搭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烛九阴提起手中的袋子,"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来,只有两份,我再下去买一份好了。"虽然话是这么说,却一点也没挪开脚步的意思。
       银燕连忙接过袋子,想说自己去,就听那边坐在沙发里的大哥冷冰冰地说,"不用了,我吃过了。"
       烛九阴决定要和银燕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调查过银燕的家人,对银燕这位表面上温和善良实际上骨子里充满弟控想法的大哥有所了解,并不介意受到这样的冷待,只是示意银燕快些吃饭。
     想到小弟还没有吃饭,俏如来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烛九阴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烛九阴一脸坦然,"等银燕吃过早饭送他去学校之后再谈吧。"尽管烛九阴并没有其他意思,俏如来却自动脑补了他一副"我知道银燕今早有课有什么课学什么东西是哪个老师"的得意嘴脸,面色更加不善。
     银燕连忙咽下嘴里的食物,"不用了前辈,我自己打车去就好。你跟大哥都要上班,不用管我的。"烛九阴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俏如来眯起眼睛,他很清楚小弟虽然温顺驯良却也十分倔强,决定的事情怎样都不会改变,看来这个烛九阴不可小觑。
     银燕看着空气里两人视线相交处不存在的火花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打了声招呼,"前辈,大哥,我先走了。"
     俏如来终于没再摆出家长脸,温和道,"路上小心,到学校给我发短信。"银燕点点头,说完再见后就独自下了楼。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烛九阴先生?或者称呼你为,元邪皇?"
         

想当初我刚入金光坑,站稳雁俏师兄弟,以为是个大热门,没想到冷到暴风哭泣!

评论(5)

热度(32)